文寒

文风已死_(:з」∠)_

【锤刀】每十五分钟的笑容

*原梗来自碟2Sean对Ethan说的话
*时间线大概还是主要走碟6,私设有,慎考据。插叙较多,比较混乱。
*ooc预警(尾行痴汉Walker注意(不…)

        Walker已经第四次看表了——在短短一个小时内。并且每次看完表都会打量一番Ethan,然后面无表情地移开视线。
        许是Walker动作太过频繁,或因视线毫不收敛。原注意力全在行动细节上的Ethan最终还是抬起头望向Walker。
        “Walker?你有什么问题吗?”
        “不,只是觉得你现在总还算有个特工的样子。”
        “什么?”Walker回答的声音太小,Ethan并未听清。又或者听清了却一时不能解其中之意。
        不过这一次Ethan的疑问并未得到答复。只有Walker一人知晓的腹诽。
        ——比随时笑得像个傻子好多了。
        这绝不是Walker和Ethan的第一次见面。至少对Walker而言不是。
        作为一个合格的变节特工,Walker对各个特工机构的人员情报自然掌握得不少。而声名赫赫的美国命运之神,更是重中之重。
        对了,那个说Ethan每十五分钟笑得像个傻子的人是谁来着?好像是个叫Sean的变节特工?——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人物。就对Ethan的评价还算中肯。
        面对刚刚调出的Ethan各任务相关资料——其中还混杂了小部分来源不明的生活照。Walker对Sean评价Ethan的话给予了充分肯定。
        然而要说两人正式见面,终究还是要吧时间拉回现在。可惜从第一次正式会面,Walker就没怎么见Ethan笑过。
        这很正常。如果有谁在无数次任务中被自己为之出生入死的组织背叛,还能没心没肺笑得像个傻子,那他就真是个傻子了。
        Walker为Ethan,不,是为自己的异常举动找到了很好的借口——对,只是习惯了资料以及暗中监视时Ethan笑靥如花的表情,一时无法适应Ethan严肃正经的模样罢了。
        “……你莫不是伪装压力太大傻了?”彼时Lane对看着Ethan的资料龇牙咧嘴的Walker表现出毫不遮掩的嫌弃。
        Walker有一瞬不那么明显的怔愣,随即收起表情最后看了一眼资料。转身面向Lane自然地移开话题。
        然而就算Walker脑子抽到去试图模仿Ethan的笑容,他还是至今都不明白Ethan究竟是如何笑成那样的——不是说什么如花笑靥——虽然Walker一直不觉得这个词有何不妥。而是Ethan笑容自带的该死可信的轻松写意——正如他此刻面对白寡妇露出的笑容一般。
        ……所以这大概还得归功于Ethan那张过分清秀的脸?默默看着白寡妇凑近亲吻Ethan的场景,Walker的脸色连自己都不曾发觉地沉了几分。
        ……说到底还是没个传奇特工的样子。这么能招蜂引蝶,怎么隐藏。靠他那万圣节面具?别开玩笑了。还是说他其实是靠执行蜜罐任务得的名声。
        Walker冷冷地盯着似乎还没有谈完分开意思的两人,就算看过不少Ethan的任务资料,仍旧揣测得满怀恶意。
        可是不得不承认,这样的笑容真的很适合Ethan。
        Walker曾经见过Ethan真正每十五分钟都会笑得像个傻子的时期。那时Julia还在Ethan身边。
        ……笑得像个傻子,难怪Julia愿意留在他身边。
        那时Walker远远注视着已不再出外勤的Ethan,自我说服道即使不再出外勤了也是曾经的传奇特工,加强监视总不会有错。
        “所以这就是你盯着Ethan不放的理由?”Lane皱眉看着又多出来的一堆Ethan的资料——这次是真的以生活占据其中大部分。开始思考一把火烧了这些东西和换个同伙的可行性哪个更大些。
        “不是你一开始执着利用Ethan的?”Walker难得在有关Ethan的问题上反驳Lane。
        这能一样么。我只是要人,我看你要的是……好吧也是人……至于有何不同,还是智者见智好了。
        “那么你的方式就是对Julia的监视?保护?你这守护天使倒是称职。”
        当时Walker是怎么回Lane的来着?对了,他没回。不过,谁说这样的守护没用的。
        Walker看着挂在电梯下的Ethan,有点想勾起嘴角像Ethan那样笑一笑。当然,他最后还是不曾在Ethan面前做出那样的表情。
        从今往后,这样挑动人心的笑容可就看不到了——再没有什么能动摇Walker分毫。
        有点儿可惜。飞机上,Walker还是勾起了嘴角。但他并未笑得如Ethan一样。他试过,做不到。
        “你为什么就不能容易地去死呢?”那该死的笑还要存在多久?!
        Ethan再次挣扎着起身,就连Walker都不得不感慨命运之神的确名副其实。所以现在,容易地去死的绝对不会是命运之神。
        我能看到Ethan拿到遥控器的表情——笑得像个傻子。
        从悬崖跌落的Walker笑了。受伤的半张脸令这笑容无比狰狞。但他笑得像Ethan一样。

——END——

        在南极圈抱住瑟瑟发抖的自己。他们那么可爱这对怎么能冷成这样Ծ‸Ծ

这大概是个Tony主动投怀送抱的故事……
好吧其实这就是一篇心血来潮的肉(祈祷不会翻车…连石墨都不让发也是很绝望)
这已经是重发了……试试最后一张行不行吧。二三张内容都一样的。

*这就是为肉而肉,没有时间线(更不存在复三)

*只有ooc和不存在的逻辑是我的

【暗巷组】【Credence/Graves】飞鸟症

*飞鸟症设定(含私设)
        当相爱双方相聚一定距离其中一方受伤未立即恢复,伤口处会飞出黑色的鸟,飞到其心上人身边。若受伤者死亡,会飞出白色的鸟。

*只有ooc和不明所以的文字是我的

以下正文
        男孩的窗口上停了两只纯黑的鸟儿。他们相对而立,漆黑的瞳孔中映出彼此的身影。其余外界似皆与它们无关。
        Credence缩在窗台下——离那两只鸟儿很近的地方。但他没有抬头看过它们一眼。
        Credence伸手试图赶走占据他窗台的鸟儿。可鸟儿反而扑棱着翅膀停到了他的肩上。
        一点也不怕人。
        Credence撇过头不去看那两只鸟儿,默默然的气息在周身若隐若现。终于惊走了两只胆大包天的鸟儿。
        Credence缩回窗台下,鸟儿又重新占据男孩的窗台。
        Credence不喜欢这鸟儿。莫名的,不想见到它们。尽管它们柔顺的黑羽让他想起了Graves——自看到它们的第一眼,他就满脑子都是那人深邃的眉眼。尽管它们与之没有半点相似。
        为什么Graves还不回来。Credence紧了紧环抱的双臂,试图将自己再缩进去些。可惜狭窄的窗台并不能给男孩一个安心的遮挡。
        陪Credence一起等待的只有冰冷的窗沿和两只无声的鸟儿。
        直到黑色的衣角进入Credence的眼帘。那人颀长的身姿在Credence面前投下一片阴影。
        两只鸟儿不知何时没了踪影。Credence没有听到翅膀扑打的声音,他也不曾在乎过两只鸟儿何时出现,何时消失不见。他的目光停滞于那人指尖滑落的血滴。
        Credence伸手接住那滴血,抬头望着那人略有灰白的鬓角。
        Graves将有血滑落的手向后收了收,另一只手去拉Credence。
        “Sorry,l'm late.”
        Credence抓住那只手,起身的动作太猛致使他眼前出现了瞬间的黑暗。然后他终于看清了Graves略显寡淡的唇色和稍有泛白的面色。
        Credence紧紧环抱住Graves,将头埋进Graves颈间。声音微微有些颤抖。“Don't…”
        “Don't worry.I won't let you wait…”
        Credence抬头,一手放开Graves腰身,覆上Graves垂于身侧的手上半干的血渍,打断Graves。
        “No,just don't…”
        “This is only a necessary concession. I have to give it up——”
        Credence盯着Graves,目光灼灼。周身游走的默默然使得男孩原本带些祈求的神情都显得有点儿咄咄逼人。
        “No,I don't want to see it again.”
        “…All right.”
        Graves绝不是什么听话的人。然而Credence总有办法让Graves对自己许下诺言。这绝不是什么默默然的威胁——作为恋人,总要有些特权。
        然而当男孩闭着眼睛贴上Graves微凉而没有太多血色的唇瓣,Graves大概有反省过自己是否对男孩纵容得太过了。

——END——

债要一点点地还  @Crank_竹幺扒幺

【贾尼】无处不在的Jarvis

        零点踩点开码,各位新年快乐(。・ω・。)ノ♡
        治愈向小甜饼,一发完,时间大概在钢三前后。
        ooc预警,剧情感情线混乱,慎点。
        个人习惯,Jarvis所有话用英文,【】内为翻译,欢迎大佬指出语法错误。
        以下正文。
       
        Sir?
        Sir!
        …Jar?
        Tony大概已经记不清抱着导弹冲进虫洞时的想法,然而彼时场景无数次在眼前回放,真实得仿佛重新经历了一遍又一遍。那种令人窒息的步入死亡的焦虑感再次缠遍全身。
        直到Jarvis用他温和的英伦口音将他唤醒,慢慢平复。
        哦,又是该死的PTSD。
        “Sir,are you ok?It is detected that your persent heart rate is not fully restored to normal.Need to contact Miss Potts?”【Sir,还好吗?检测到您的心率尚未完全恢复正常,需要联系Potts小姐吗?】
        “…Jar,你认真的?”
        You know what I need,Jar.
        “I'm here,sir.If you have any wrong,I will be the first time to detect,now,please give up the idea of going to the laboratory and take a good rest.”【我在这儿,sir。如果您有任何不妥我一定会第一时间检测到,现在,请您放弃去实验室的想法,好好休息。】
        …Alright
        时至今日,Tony自己都不清楚Jarvis对自己意味着什么。拉出沉溺深海的自己的装甲;完美完成自己每一项实验的助手;日日提醒自己正常生活的AI管家;能呛得自己的造物主无言以对的……啧,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对。
        so…Tony还是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明明原本只有Pepper才能勉强劝住他,现在Jarvis莫名其妙地就彻底监管了他的生活。不是以前公式化的询问,强制到他不按时出实验室就断电的地步。唔,似乎是Tony查出PTSD就这样了。更夸张的是现在竟然只有Jarvis才能安抚发作时的Tony。
        其实,这样感觉倒也不错?就是Jar似乎有些不同。这大概还得归功于Tony天才的大脑,为Jarvis编写的无限学习可能的程序。
        然而直到战损时Tony才真正意识到Jarvis究竟对他有多重要。至少他再也不想手无寸铁地独自面对敌人了。
        “Well,Jar,我大概是离不开你了。”
        “I'm around you,sir.No matter when and where.”

——END——

后记:
        作为一个AI,Jarvis确实对人类的情感一窍不通,不过,谁知道呢,毕竟是天才Tony最骄傲的作品啊,学习能力无与伦比,不是吗?

彩蛋:
        “so,这就是你在我洗澡的时候出声的理由?还开了监测?Jar?you are always around me,嗯哼?”
        “It is the full authority of the mansion that you gave me.I am obliged to prevent you from happening again when you are in the bathroom.Sir.”【是您给我的全大厦覆盖权限,我有义务防止您在浴室的时候再次发作,产生意外。】

彩蛋二:
        Tony已经开始考虑他给Jarvis制作实体这一行为究竟是否正确。毕竟就算Jarvis有了实体,还是有大厦的全覆盖权限,这也导致了每次Tony洗完澡的第二天都会被强制休假。

——真•END——

        还债 @Crank_竹衣贰叁肆伍陆柒 没错,这就是你的脑洞…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沦落到了彩蛋部分……好像正文也没有什么正经剧情……我已经是个废人了……凑活看吧。

【博晴】一辆破车要什么名字

        如题,这就是一辆破车,手游向,无剧情。
        ooc预警
        链接见评论
        一点点还债ing,先把码好的放上来。 @Crank_竹衣贰叁肆伍陆柒
       
        2222字的肉(ಡωಡ)